分页: 1 / 1

家门口的湖泊在死亡,你能为它做什么?

发表于 : 周三 12月 13, 2017 10:40 am
天使的翅膀
2017-12-12 热爱抓饭的花老师 果壳网

荒野新疆是中国西北的知名环保NGO。2016年,凭借“新疆雪豹调查与保护”项目,荒野新疆获得了福特汽车环保奖的自然环境保护传播一等奖——这是中国环保领域的最高奖项之一。

2017年8月,福特带着媒体专家团对荒野新疆的项目地进行了回访。其间,荒野新疆向众人展示了他们的另一个项目:白鸟湖湿地保护。正当记者、专家们在芦苇从里开心的欣赏着着湖光落日时,一个荒野新疆的志愿者突然大喊着惊慌跑来。
白鸟湖1.png
白鸟湖1.png (835.77 KiB) 查看 801 次
白鸟湖1.png
白鸟湖1.png (835.77 KiB) 查看 801 次
他的手里拎着2只赤麻鸭、3只黑翅长脚鹬的尸体。5具尸体放在地上,身体软塌塌的,脖子歪在一边,双眼紧闭。几只鹬应该还没有成年。这些鸟嘴角边有不少黏液,可能是不耐污染被毒死的症状之一。

看着这些死鸟,耳边是志愿者讲述白鸟湖区的现状。一个专家长叹一声:“这个湖完蛋了!”

“白鸟湖完蛋了!”

白鸟湖位于乌鲁木齐城区西侧,面积约为1平方公里。湖面形状像是个靴子,鞋尖冲西,从乌鲁木齐市的辖区踢向乌鲁木齐县。目前,这个湖泊东边的湿地归市里管,湖面和其他几边归县里管,但此地又规划了白鸟湖新区,未来湖区归谁管还说不定——熟悉中国基层体制的人都知道,这样的交界之地常成为难管之地。
白鸟湖2.png
白鸟湖2.png (246.66 KiB) 查看 801 次
白鸟湖2.png
白鸟湖2.png (246.66 KiB) 查看 801 次
相比别的湖泊,白鸟湖有一点很特殊:它是个咸水湖。这就意味着湖里的植物、动物都和淡水湖不太一样。多年来,湖里的污染物慢慢积累,导致湖鱼在十几年前死绝了。2016年,湖边建起了一个污水处理厂,排污口直通白鸟湖,处理过的水有时也会不达标,甚至有时处理设备都没有运转。但有些污物也意味着营养。如今,这片湖水滋养着大量昆虫等无脊椎动物,这些小动物吸引来了一些不一样的鸟类。这其中最特殊的一种是白头硬尾鸭。

白头硬尾鸭长得很奇怪,有着比较明显的性二形。雄性有着白脑袋,黑黑的豆眼,宽阔的亮蓝色嘴巴,胖胖的身体,可以说是很萌了。很多人对鸭子有偏见,觉得是个湖就能见到各种鸭子,这类动物生存肯定没啥问题。但白头硬尾鸭就是个反例。十多年间,它们的数量下降了一半以上,至今只剩不到1万只了。中国是它们分布的边缘,只有新疆的三、四个湖泊有。
白鸟湖3.png
白鸟湖3.png (348.73 KiB) 查看 800 次
白鸟湖3.png
白鸟湖3.png (348.73 KiB) 查看 800 次
除了白头硬尾鸭之外,白鸟湖区域还生活着猎隼、黄爪隼、黑颈鸊鹈、斑翅山鹑、鹤鹬、黑鹳等153种鸟类,占新疆鸟类种数的33.8%。可以说是乌鲁木齐城中生态多样性最高的区域之一。

但随着城市的扩张,人类在慢慢的在影响这片湖区。很多水鸟会在岸上或是水边筑巢产蛋,它们繁殖的季节也成为了白鸟湖生态最脆弱的季节。有心捡蛋的人,被药贩子鼓动打着紫光灯找蝎子的民工,组团前来郊游的小学生,都有可能破坏这个难得的繁殖地。

但最可怕的还是湖北边的那个排污厂,它长期在往湖里排放处理不达标的污水。8月13日,冲扫了全中国的环保风也刮到了新疆,在乌鲁木齐市、县相关部门的陪同下,环保督查组查封了通向湖里的污水管。结果就在检查之后的第二天晚上,志愿者们结束了晚上的巡护顺道拐到排污口,发现这根管子又开始排污了。

直到8月19日,这根排污口才最终封死。
白鸟湖4.png
白鸟湖4.png (482.51 KiB) 查看 800 次
白鸟湖4.png
白鸟湖4.png (482.51 KiB) 查看 800 次
即使是单纯往里灌干净水也有问题。白头硬尾鸭去年在白鸟湖区成功繁殖出了18个个体,但今年一只小鸟都没活下来。大家猜测,这种鸟的窝是固定在芦苇丛里的,今年繁殖季排污一直没停,水位上涨得厉害,于是巢就全被淹了。排污口封死之后,又出现了新问题,地方政府下令排的污水得抽出来,很自然的,白鸟湖的水位经历了远超去年的下降。

也难怪福特汽车环保奖请来的专家会那么长叹了。

能怎么办呢?

自2007年开始,新疆的鸟类爱好者首次在白鸟湖发现了白头硬尾鸭,那一年来了45只。但之后这种奇怪但好看的鸭子一年比一年少。到了2012年,白鸟湖区域只记录到了5只白头硬尾鸭。从这年开始,荒野新疆下定决心,拉起了一支队伍,开始巡护这个他们家门口的湖泊,宣传的重点自然是这种濒危鸟类,试图将它和白鸟湖变成乌鲁木齐生态文明的一个标志。

这种事有先例可循。昆明的红嘴鸥,成了当地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一张名片,这张名片让昆明人无比骄傲,也吸引了不少游客。香港湿地公园将黑脸琵鹭打造成自己的招牌,也是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典型。这些候鸟和人共存的案例,或许能成为白鸟湖的参考。
白鸟湖5.png
白鸟湖5.png (443.31 KiB) 查看 800 次
白鸟湖5.png
白鸟湖5.png (443.31 KiB) 查看 800 次
然而,白头硬尾鸭有两个问题:1 数量太少;2 未列入中国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

新疆是边缘分布区、需要肥沃的咸水才能生活、白鸟湖不够大,这三个因素,决定了白头硬尾鸭在乌鲁木齐只是零星分布。鸭子这类动物,长期被中国人忽视,如果没有像昆明的红嘴鸥那样形成大群来吸引大家的注意,一般公众很难注意到。

白头硬尾鸭是一种濒危(EN)动物,但这个濒危,是学界的划定,是没有法律效应的,官方不认。在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常常落入一个窠臼:如果一个动物被列入了重点保护动物名录,数量的增加就会被视为政绩,也会让破坏者行为投鼠忌器。

所以,目前志愿者们只能用人力来阻挡破坏。

大相是荒野新疆的志愿者。一开始,她其实算是环保组织眼中的“破坏者”。2015年,她也看上了白鸟湖,想在这里搞一个皮划艇营地,“惨遭”荒野新疆阻止。后来,她阴差阳错被朋友拉去参加了荒野新疆的年会,被感动得一塌糊涂,最终加入了这个NGO成为了志愿者,后来还成为了白鸟湖项目的项目执行官。

做PR出身的大相,有着许多荒野新疆原有成员没有的关系和资源。白鸟湖旁边有个小区,其开发商中城国际城正好是大相的甲方。在她和荒野新疆团队的鼓动之下,这个开发商甚至是小区的业主,都加入了白鸟湖的保护。

本地人的热情

谭先生住在白鸟湖边,他的房子是离湖最近的建筑之一。近期,他置办了一个小的单筒望远镜,没事儿就盯着白鸟湖看。一旦在湖边看到离湖太近的陌生人,他就会在白鸟湖志愿者里喊一声。如果正好有志愿者队在附近巡护,他们就会飞奔过去,查看那些陌生人在干什么,有没有做什么破坏。

谭先生并不是观鸟爱好者,望远镜是特地为了保护家门口的湖泊而买。像他这样的业主还有好几户。
白鸟湖6.png
白鸟湖6.png (343.63 KiB) 查看 797 次
白鸟湖6.png
白鸟湖6.png (343.63 KiB) 查看 797 次
当地社区的参与,会给一个环保项目带来极大的支持,甚至决定一个项目的成败。福特汽车环保奖也特地设置了一个社区实践奖,来推动中国环保的社区实践。

这支巡护队的领袖,是荒野新疆的志愿者岩蜥。岩蜥是浙江人,十几年前,他家举家迁到了乌鲁木齐,做五金外贸生意。从那时起,他就开始探索新疆的自然,逐渐成为了中国博物圈内大神级的人物。他也是巡护队里的热心人,下了班就跑湖边,带着大家一边认鸟认虫子认植物,一边巡护。巡护队员们都叫他师傅。

连岩蜥在内,这支巡护队一共有36人,一半是白鸟湖边的业主,另一半也都是乌鲁木齐人,他们都想为自家的白鸟湖做点事情。他们面对的“敌人”,有外地人,也有本地人。
白鸟湖7.png
白鸟湖7.png (647.6 KiB) 查看 797 次
白鸟湖7.png
白鸟湖7.png (647.6 KiB) 查看 797 次
近两年,白鸟湖周围有不少楼盘开发的项目。来来去去的流动人口给巡护队制造了一些麻烦。比方说,一到季节,本地的药贩子就会鼓动民工去抓蝎子。一只蝎子几块钱,一晚上抓个上百只就是不错的收入,但这种做法却会破坏沙地脆弱的生态,林业部门是禁止的。志愿者们也会配合执法机关进行抓捕。

抓蝎子会用上紫光灯,药贩子们会给愿意合作的民工配上这种工具。漆黑的夜晚,紫光灯特别显眼,简直是在向巡护队招手:“来抓我吧。”有一次,捕蝎子的人看到巡护队的人来了,慌不择路翻山而逃,向山另一边军方的靶场逃去。巡护队员通知了军方,守荒山的卫兵兴奋的接手了。

抓蝎子的人自己也容易被抓,这事儿好管。但有的人就没这么容易管了。有一批老人,常常跑到白鸟湖里来游泳。这些人最让巡护队头疼。这些老人油盐不进,就是要下水游泳,又是老人你没法对他们说重话,他们要往地上一躺,你咋办?

白鸟湖,一个有污染的咸水湖,为啥会有人跑这儿来游泳呢?巡护队员们打听了一下,发现为首的几个老人是乌鲁木齐冬泳队的,他们一直在找天然水体游泳。附近的水库什么的,他们都试过,和看守的单位都起过冲突,但人家有执法权,惹不起。于是最后他们选择了巡护队没有执法权的白鸟湖。

巡护队员们遇到的破坏行为简直是千奇百怪:有人带着鲤鱼来放生,还好这是个咸水湖;有人开着越野车冲到湖边洗车,碾坏了一路植被,洗完车车上全是盐;有牧民赶着骆驼过来放牧,还好鸟类的繁殖季节他们不来……

为了保护白鸟湖的核心区域,荒野新疆想到了给湖区围上护栏。一米护栏需60块钱的物料成本,绕白鸟湖一圈有4800米。这钱就是个问题。好在旁边小区的开发商捐了1000米,阿拉善任鸟飞项目资助了500米,志愿者们还筹了12450块钱。截止2017年10月,荒野新疆敲敲打打,往里又添了些,修了2.4千米的护栏,钱花光了。

护栏安了也没完,还得巡护维修。志愿者们修护栏的时候,旁边常有些人看着。志愿者一走,就有人掀开栏网往里钻。还有一次,志愿者还在那儿维修着呢,一个老头带着几个老太太就在附近剪开围栏,拿着一台单反三部手机跑湖边拍照去了。这嚣张的劲儿,把巡护队员都搞得不知道干啥好。
白鸟湖8.png
白鸟湖8.png (451.9 KiB) 查看 797 次
白鸟湖8.png
白鸟湖8.png (451.9 KiB) 查看 797 次
单靠几十个业余的巡护队员,保护这白鸟湖其实挺吃力。大相希望白鸟湖能成为一个自然公园,这样当地的保护就能常态化,巡护的力量也有可能变成正规军。这也是附近开发商和业主的希望,更好的环境,能让当地的房屋住起来更舒适,也能提高房价。这是一种良性的互动。在未来,白鸟湖的管辖权会全部归属到白鸟湖开发区管辖,开发区对它的保护也比较上心。

岩蜥这样的博物学爱好者,更关注湖中的生灵本身,希望白头硬尾鸭这样的濒危物种能在此找到家园。去年,他们发现有白头硬尾鸭的鸟巢被毁,鸟蛋消失,于是巡护队员紧急出动,从偷蛋的人手里截获了18枚鸟蛋。万般无奈之下,荒野新疆尝试人工孵化8枚鸟蛋,但最终只孵出来3只小鸭子。3个小家伙被放回了湖里,其中2只被鸭群收留,还有1只不知所终。岩蜥穿着连体橡胶水衣在湖中蹚了600多米,终于在一片油污中找到了自己孵化出的孩子的尸体。小家伙可能误食了机油。

今年春季,白头硬尾鸭们如约回到了白鸟湖,在人类邻居的呵护下,筑巢、生子,眼看着又会为这个濒危的物种增添血脉。然而,不幸接踵而至。一只叫小七的白头硬尾鸭亚成体被人用弹弓或者弩弓击中头部,死于非命。其他家庭也因各种原因繁殖失败。在之后的一次活动中,一提到小七,岩蜥没控制住,在人群前嚎啕大哭。

这一整年,白鸟湖的白头硬尾鸭全都繁殖失败了。

那明年呢?

现在还能怎么办?


http://mp.weixin.qq.com/s/kRYBTJqVHomq2EMDnrIV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