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献爱心,呵护环境湖南郴州“血铅超标”事件调查与反思

头像
蝴蝶兰
军士长
Posts in topic: 1
帖子: 56
注册: 周四 10月 12, 2017 9:38 am
联系:

湖南郴州“血铅超标”事件调查与反思

#1

未读文章 蝴蝶兰 » 周三 11月 15, 2017 8:09 am

http://news.sohu.com/20100323/n271043468.shtml 来源:新华网 2010年03月23日21:15

铅1.jpg
铅1.jpg (32.88 KiB) 查看 234 次
铅1.jpg
铅1.jpg (32.88 KiB) 查看 234 次
铅2.jpg
铅2.jpg (26.1 KiB) 查看 234 次
铅2.jpg
铅2.jpg (26.1 KiB) 查看 234 次
3月23日,血铅中毒儿童在湖南省郴州市中医院住院治疗。湖南省郴州市的血铅中毒儿童人数连日来不断上升。据郴州市卫生局22日晚消息,该市血铅中毒儿童人数已升至45人,有30名血铅异常儿童在郴州市中医院接受住院治疗。新华社发(贺茂峰摄)

  新华网郴州3月23日电 题:血铅之痛——湖南郴州“血铅超标”事件的调查与反思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明星、周勉

  3月23日清晨,郴州市儿童医院,为孩子们化验血铅的人群熙熙攘攘,他们抱着目光天真无邪的孩子,自己却神情焦虑而忧伤。

  被誉为“中国有色金属之乡”的湖南省郴州市,矿产丰富,坐拥价值连城的“金山银山”,却因一场突如其来的大规模“血铅超标”事件,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被铅元素污染的血

  每当看到孩子雷致宇捂着肚子喊疼,父亲雷昌武的心情便会特别难受。2009年下半年以来,他带着孩子多次求医,却查不出腹痛的真正原因,直到有一个医生善意地提醒他:“你们村子附近有炼铅厂吗?如果有,你给小孩去化验一下血铅。”

  雷昌武瞬间恍然大悟。他的家在湖南省郴州市桂阳县浩塘乡元山村。全村人都生活在一个废铅回收厂的废气烟雾笼罩之下。血铅化验结果出来,雷致宇的血铅含量达到196毫克/升,他很快被诊断为“高铅血症”。由于伴有间断性腹痛的症状,雷致宇立刻被送进郴州市中医院住院治疗。

  如同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铅元素几乎在一夜之间成为桂阳县浩塘乡村民们的梦魇。小孩们纷纷被检查出“高铅血症”和“血铅中毒”。年仅2岁的女孩雷占,血铅含量高达474毫克/升,属于重度“血铅中毒”。
铅3.jpg
铅3.jpg (28.07 KiB) 查看 234 次
铅3.jpg
铅3.jpg (28.07 KiB) 查看 234 次
3月21日,湖南省郴州市中医院的护士询问血铅中毒患儿的病情。湖南郴州血铅中毒人群尤其是儿童人数连日来较大幅度上升。郴州市中医院21日又收治了10名血铅中毒儿童。目前在该市住院治疗的血铅中毒儿童人数为28人,大部分血铅中毒患者的病情趋于稳定。新华社发

  针对社会上封锁血铅超标人数的传言,郴州市卫生局疾控科科长李尧岗回应,“所有数据都是公开透明的,我们绝不会隐瞒血铅超标患者的具体人数。”根据郴州市卫生局统计,从3月17日至22日,郴州市两家血铅定点检测单位——市疾控中心和市儿童医院一共接待了285人检测,其中血铅超标人数为152人,血铅中毒人数45人,且中毒者均为14周岁以下儿童,绝大多数来自桂阳县浩塘乡。

  李尧岗表示,所有患儿都会得到妥善治疗,针对在郴州市中医院接受住院治疗的儿童,郴州市卫生局组建了一支16人的专家组,负责对血铅异常儿童的会诊和抢救,对临床治疗进行技术指导和咨询。

  郴州市环保部门查明,两地污染源分别来自三家未通过环评审批的非法冶炼企业:桂阳县浩塘乡元山废铅回收厂、嘉禾县腾达金属回收有限公司和嘉禾县金珠金属有限公司。

  十道“环保令牌”为何关不了非法冶炼企业

  严重影响人民群众身心健康的非法冶炼企业为何长期关而不停,背后有没有黑恶势力或者官商勾结?“血铅超标”事件发生后,社会各界对此十分关注。

  “目前,尚未查明有公务人员投资入股。”嘉禾县政府如此回应。然而,对于嘉禾县腾达金属回收有限公司和嘉禾县金珠金属有限公司这两家冶炼企业的环境监察情况,记者在郴州市环保局提供的一份工作材料上看到,从建厂到生产,环保部门一直在干预,并先后10次下发相关文件和处罚决定,责令停止生产,但是直到2009年9月,当地爆发“血铅超标”事件后,郴州市环保局第11次出手,致函嘉禾县政府,才依法彻底关闭了这两家粗铅冶炼企业。

  这是郴州市环保局10次环境监察的简要记录:

  第一次,“2007年6月,我局现场检查时发现嘉禾县广发乡有冶炼粗铅、粗铜等3家非法企业,其中两家非法冶炼粗铅企业正在建设,局领导非常重视,立即责成嘉禾县环保局依法查处。”

  第二次,“2007年10月,嘉禾县腾达金属回收有限公司、嘉禾县金珠金属有限公司这两家非法冶炼粗铅企业先后建成试产。我局依法分别对其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其停止生产,并处罚款。同时,向嘉禾县环保局下达了《环境监察通知书》。”
铅4.jpg
铅4.jpg (25.65 KiB) 查看 234 次
铅4.jpg
铅4.jpg (25.65 KiB) 查看 234 次
  3月20日,湖南郴州市中医院内二科主任王飞雄和护士正在查看患者病情。当日,记者在湖南郴州市了解到,该市嘉禾县、桂阳县部分群众血铅超标见诸媒体报道后,郴州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采取措施收治血铅超标人员。目前,当地排污企业已经关闭,检查发现的血铅超标人员已得到营养干预和治疗。继2009年郴州市嘉禾县出现多名儿童血铅中毒之后,从2010年3月16日以来,该市桂阳县浩塘乡元山村多名儿童也出现铅中毒症状,主要分布在浩塘乡元山村和何家村,其中重度中毒2人。新华社记者明星摄

第三次,“2007年11月5日,我局向市政府作了专题汇报,建议市政府责令嘉禾县政府依法取缔这两家非法冶炼粗铅企业,拆除生产设备与供电设施。同时,并就其违反国家产业政策问题向市经委作出了移送。”

  第四次,“2007年12月7日,我局又向嘉禾县政府去函,建议依法取缔嘉禾县广发乡擅自新建的两家烧结锅粗铅冶炼企业。”

  ……

  第七次,“2008年7月14日,我局陪同省厅领导就省委张春贤书记交办信访件到广发乡白觉村现场调查,发现这两家企业没有关闭到位,仍在生产。省厅领导立即作出指示,要求嘉禾县政府尽快关闭两企业,消除污染隐患。”

  第八次,“2008年8月11日,市政府下达市长督办卡,责成嘉禾县委、县政府依法关闭高污染粗铅冶炼企业。”

  第九次,“2008年8月20—21日,我局督查后发现嘉禾县腾达金属回收有限公司仍在生产,嘉禾县金珠金属有限公司正在清炉准备复产,嘉禾县廖永雄炼铜厂虽未生产,但未拆除供电设备和生产设施。将以上企业环境污染问题列入全市环境安全隐患整治对象之一。”

  第十次,“2009年8月27日,我局接到嘉禾县广发乡白觉金鸡岭自然村村民反映县腾达金属回收有限公司等两家冶炼铅企业污染环境的"全民请愿书"后,立即进行了现场调查。曹元生局长陪同省厅领导现场调查,指导嘉禾县处理"血铅超标"事宜。”

  既有省委书记的交办信件,亦有郴州市长的督办卡,这两家非法企业却“屡产屡关,屡关屡产”,在广发乡党委、政府的眼皮子底下死灰复燃,除了当地政府不作为,供电部门明目张胆给予供电之外,郴州市环保局监察支队支队长肖海波坦承,相关法规赋予环保部门的刚性手段不多,以至于强制力不强,也导致执法效果打了折扣。

  嘉禾县环保局的数据显示,2009年该县未经环评的企业达309家。在沿海发达地区产业转移的大背景下,一批从周边省市淘汰的企业来到嘉禾,不作环评就上马生产。

  问责、治污之后,政府该如何作为?

  嘉禾县、桂阳县部分群众“血铅超标”的残酷现实,促使郴州市痛定思痛,连日来掀起一股问责和治污风暴。目前,嘉禾县已有5名因造成儿童血铅超标的相关责任人被问责。其中,嘉禾县广发乡原党委书记王宏、乡长王光金、常务副乡长兼武装部长李红阳被免职,县电力行政执法大队副大队长张仁主和广发供电所所长李宜福被撤职。

  记者调查中了解到,“血铅超标”事件曝光后,嘉禾县全县整治到位的为110家,其中3家非法粗铅冶炼、8家小造纸厂、7家小炼油等企业已全部关闭到位。3月22日下午,记者在嘉禾县腾达金属回收公司、嘉禾县金珠金属有限公司看到,用于生产的锅炉、车间、供电设施已经被彻底拆除,空荡荡的工厂里,只剩下一排破败的职工宿舍,但早已人去楼空。

  隐藏在大山里的桂阳县浩塘乡元山废铅回收厂,冶炼用的锅炉和器具被炸毁,厂房被铲平,一堆堆黑色矿渣堆放在被炸毁的废墟中,等待进一步转运处置。

  “血铅超标”事件的发生,固然有企业主环保认识不够、投入不足、设施不完善的原因,也反映出引进企业时审查不严、生产过程中监管不力的问题。前往医院探视中毒住院村民的桂阳县县长袁卫祥表示,企业污染导致村民中毒,政府肯定有责任。

  桂阳县副县长蒋利民在接受“新华视点”记者采访时表示,这起事件政府应该承担以下责任:一、首先妥善解决好血铅中毒人员的治疗;二、事故发生后,与上级环保、卫生部门调查造成血铅超标的具体原因,划分责任;三、整顿桂阳县小冶炼和矿山等各类排污企业,严格环评工作,加强环境保护;四、这家非法排污企业存在这么几年,生产期间监管不力,相关责任人要严肃问责。

  对于外界关注的“有没有官商勾结,领导有没有批条子”的问题,蒋利民表示,桂阳县将会组织纪检监察部门,对其中是否有官员从中得利,或者其他腐败行为,进行深入调查,并欢迎群众举报,一旦查实,将按照党纪国法进行处理。

  嘉禾县委书记陈荣伟也表示,将加快对相关人员的调查进度,尽快依法处理到位。对治污整治行动中发现保护非法排污企业的“地头蛇”和“保护伞”,由政法部门依法坚决予以铲除,对整治行动不力的乡镇和职能部门责任人,将实行先免职再问责。

  郴州市地下埋藏着丰富的矿产资源,拥有70多种矿产,钨、铋、钼、微晶石墨的储量居全国之首,铅锌储量分别居全国第三、第四位。有色金属产业在给郴州带来巨大财富的同时,结伴而生的还有严重的环境污染。郴州市在“血铅超标”事件发生后,下一步该如何选择自己的发展道路?

  郴州市经委副主任李被生认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生态优势就是经济优势。郴州不能再走靠山吃山的老路子了。”

  显然,资源型城市如何加快转变发展方式,走出“血铅”困局已经成为摆在郴州人面前的一道紧迫的课题。



Link:
HTML:
Hide post links
Show post links

回到 “奉献爱心,呵护环境”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2 访客